笔趣阁 > 其他类型 > 我在东京当老师! > 第259章 没有谁看出异常

第259章 没有谁看出异常

    但是在屋内,川上富江并未看见吉崎川的身影。
    被窝的温度也变得冰冷,那掀开的被子甚至显得有些凌乱,其主人更像是匆匆而走一样。
    但这大半夜的,吉崎川这个家伙偷跑出去干嘛呢?
    难道,是前去驱魔?还是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?
    川上富江的心中在这一刻无比好奇,心中也有了想要追逐的念头,可当推开门,望着外边苍茫的夜色,心中一时也不由得心生惧意,想要叫醒伽椰子一同分享自己的发现,顺带将她带着一同壮胆。
    但随后想到伽椰子的胆量远远比自己小得多,估计在这黑暗中出都不敢出去,况且万一吉崎川那个家伙真是在驱魔的话,那自己带着伽椰子岂不是揭破了吉崎川的真貌?
    富江虽然不知道那样是否会对吉崎川造成影响,但无疑肯定不是什么好的影响。
    于是,她在仔细想了很久后,觉得自己十分机灵,竟然能想到这么多。
    但也苦恼于自己是否要跟上去,虽然富江身为身为驱魔法师,得到了琴子的认可,但――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在这时,厕所的伽椰子吐出一口水,随后说道:“对,富江同学亲手摸的,我看见了。”
    至于要如何知道吉崎川的位置?
    这很简单,只需要用符咒的力量即可――比嘉琴子虽然不敢教授富江具有攻击性的术法,但一些小巧且极其难以修炼的术法倒是不吝啬教授。
    即使此刻已经明确,自己拥有力量,但面对黑暗依旧恐惧。
    两人在并不愉快的时间中,沉沉睡去――这是伽椰子眼中看见的情况。
    闻言,吉崎川愣了一下;
    “我昨天很早就睡了。”
    怎么在富江的眼中,自己出了门呢?
    他觉得这里面应该有些问题,于是问道:“你看见我出门了么?”
    只是这门法术十分难以学习,本身甚至是只存在于概念之中的法术,全凭虚无缥缈的“痕迹”和“因果”寻找,所以本身修行的难度极高,想要学会,不仅要知其然,更需要知其所以然,这样才能构建诅咒的本质――
    第二天,一大早。
    自己,要乘早下手了。
    当富江和伽椰子起床的时候,便闻到了煎蛋的香味。
    当那诅咒的力量被反弹回来后,便在纸上形成如泼墨一般的地图画面,一个若隐若现的名字,便出现在了富江的心中。
    没错,这所谓的“法术”,无非也是诅咒的一种。
    虽然如此,但今天第一次实验了自己的术法,川上富江的心里还是很高兴的。
    她还没有在现实中见过真的鬼,这玩意儿对于她而言,依旧是未知的存在,所以心中依旧有些惧意。
    富江想要去找吉崎川,也不完全是好奇他的行踪,更重要还是上面那个原因。
    伽椰子感觉到了危机感。
    刚准备进去,便看见伽椰子的房间灯已经亮起。
    心中一惊,装作若无其事的推开门说道:“伽椰子,你怎么醒了?我刚刚听见屋外的动静,吉崎川好像又有事出去了。”
    未曾先学,便怀疑自己,恐惧将来。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富江捂住嘴,随后看了一眼伽椰子,心中猜想吉崎川肯定是想要隐瞒自己的事情。
    伽椰子是比较自私且掌控欲很强的人,纵使在吉崎川的影响下,变得并非那样极端,甚至心中也已经和解,但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,依旧会往极端的坏处去想。
    原本打算一窥究竟的想法,再看见那遥远的距离后,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    说实话,迄今为止,除了从书中所见的那些鬼怪。
    她原本只是想要随便找个话题调节一下气氛,但这句话落在伽椰子的耳中却变成了,富江同学这个家伙,明明是第一次来,但就变的如此自来熟,难以相信日后要相处久了,她究竟会对老师做出什么样的事情。
    当然,川上富江是并不知道这个术法其实很难,毕竟琴子说她当年寻人法术,也就一小时便学会。
    这句话有些阴阳怪气了,富江看了伽椰子一眼,但也没多说什么。
    即通过诅咒产生因果,追溯因果,寻找位置,其本质是十分复杂的。
    看着本子上墨水画的那蜿蜒曲折,最后一条直线又蜿蜒曲折的道路,感觉好像很远的样子,也不知道吉崎川那个家伙究竟跑了多远,去那边干嘛。
    “这倒是没有,我出来的时候,你被窝都凉了。”
    正所谓以己及人,伽椰子联想到的是自己半夜偷偷爬吉崎川床的样子,自然而然也想到富江也会如此。
    “昨天你不是出门去了么?”
    那么远的距离,自己就算是两条腿跑断估计都跑不过去,现在这个时间段,就算是打车也不一定能打到。
    纵使是琴子,其实也不会这个法术,她寻人都用更加简便“不知其所以然”的法术,比如利用大恶鬼或者所谓的“神”,它们本能便会顺着诅咒因果寻人,所以只需要利用它们的本质,就可以寻找到具体的位置。
    寻人的法门不能寻死人,寻鬼的法门,不能寻活人。
    明明自己都如此让步了,但富江同学依旧是这样行径,甚至不愿意跟自己说真话。
    要是老师没有离开,富江同学深夜起床,伽椰子简直都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    这门术法,分为寻鬼和寻人两部分,鬼的诅咒和人的诅咒并不一样,有着严格的区分。
    伽椰子抿着嘴,并未说话,富江是个爱说谎的孩子,在她刚起身,本身就睡不踏实的伽椰子便被惊醒了,只是她没有说话而已。
    当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川上富江愣了一下,虽然觉得有些耳熟,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究竟是哪里。
    对于一般的驱魔师而言,学会驱魔术法,便如同小孩持刀,自要实验几分这“刀”是否锋利,但这放在胆小的富江上面却全然不同。
    将吉崎川的钢笔握在手中,用圆珠笔画的符纸包裹,
    但富江却是在这个法术上卡了将近一周,而今初次学会,自然也想要“显摆”一下。
    自己不能出卖吉崎川,可昨天的事情已经被伽椰子知道,自己要是强行说瞎话,这才会让其怀疑嘞,想到这里,她便说道:“昨天我起床看见你床是乱的,人也走了,伽椰子也看见了。”
    富江揉着惺忪的眼睛,打了个哈欠,随后推开门,伽椰子在另一边已经开始了洗漱,富江看了一眼厕所伽椰子的背影,随后这才问道:“吉崎川,你昨天那么晚睡,早上起来这么早啊?”
    其中便包含这一门用物寻鬼的法术,当然,用来寻人自然也是可以的。
    实际上,在不知道老师离开的时候,富江同学肯定便另有所图的起了床。
    她以为,只要自己这样提醒吉崎川,他就会明白伽椰子已经知道了的事情。
    川上富江可不知道伽椰子心中的想法,她走进房间,摸了摸吉崎川的被子,继续说道:“被窝都凉了,吉崎川应该走了很久了,我刚才听见的动静,可能是其他动静?”
    富江在门前徘徊许久,最后实在也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和心中的想法,便最后拿着手电筒便出了门。
    “长鸣。”
    昨天……自己明明很早就疲惫无比,犯困睡觉了。
    未来相处的日子,可想而知。
    将那画着地图的纸随意的揉进兜里面,随后便从门外悄悄走了进去。
    富江双手合十,下一刻,诅咒的气息飘逸而去在空中溅起些许波澜,随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    自然也听见了富江在屋内的喃喃自语,老师明明已经离开很久了,但她却说刚才听见动静才起来。
    然而,这句话落在吉崎川的耳中,却让他错愕无比。
    她不高兴,很不高兴。
    “这样么……”
    而此刻,吉崎川却是陷入了沉思,自己这两天……好像是有些太正常了。
新书推荐: 疯狂且合理 原神之帝皇侠传奇 婚后老公早亲亲,不给亲就闹! 重生!社恐今世的逆袭 我上讲台念情书,高冷校花后悔了 辉煌都市 韩娱我即风暴 后悔晚了,校花小哑巴网管在家 穿越八零替嫁后我成了军官心尖宠 高考结束后,我开始当渣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