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宝宝你的水都拉丝了 > 第79章 上蹿下跳,石砸狗叫

第79章 上蹿下跳,石砸狗叫

    三国:狱中讲课,我教曹操当奸雄正文第79章上蹿下跳,石砸狗叫荀缉风度儒雅。

    荀巧乖巧恬静。

    荀氏的家风,确实很不错。

    看荀彧和荀攸叔侄就知道,他们都是真正的君子,是真正的文士。

    陈舟简单地和他们认识,再邀请他们一起吃烧烤喝酒,古代虽然早就有了烤肉,但是做出来的,远没有陈舟的香和好吃,他们对此感到很新奇。

    公卿那边,来的人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那边传来了一片欢声笑语,甚至还有丝竹管乐之声。

    陈舟不得不感慨,他们真的会玩。

    曹操这边的代表,都聚集在陈舟身边,当公卿等人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公卿那边的人,还是注意到了陈舟,毕竟董承搞这些东西,为的正是拉拢陈舟。

    “陈渡之。”

    董承首先来找,闻着烧烤的香味他就很想尝一尝,但是按捺住了,笑道:“你们怎么一直留在这里?”

    终于能见陈舟一面,他一眼就认出来谁是陈舟。

    因为曹昂和荀缉,他曾见过,也都认识。

    再看陈舟,仪表堂堂,和荀氏子弟一般风度儒雅,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容易结交的人。

    陈舟抬头,看了对方一眼。

    不认识。

    天子身边的公卿,他基本不认识,以前都没见过面。

    迎接天子的时候,他也没有和公卿们见过面。

    曹昂介绍道:“这位是董国丈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国丈!”

    陈舟这才起来,作揖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董承邀请道:“我们那边比较热闹,想来邀请你们过去看看,如何?”

    陈舟只好答应道:“好啊!其实国丈随便找个人来就好了,不用亲自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他们把烧烤的东西留下,交给曹珊和夏侯玥玩,便跟在董承身边,往公卿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那些朝中大臣,各种士族文士,三五成群,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大棚之下,各种布置,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水果、酒水、糕点和烤肉等,依次摆放在案桌上。

    有人奏乐助兴,有身材曼妙的女子,扭动了腰肢。

    真的懂得享受。

    “渡之,这边来!”

    董承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陈舟跟上董承,来到人群之中,坐在董承的左边。

    而董承的右边,还有一个少女。

    此女的身份和地位看似不低,明眸皓齿,楚楚可人。

    身边的人,陈舟全部不认识。

    除了部分大臣,还是年轻人居多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刚坐下,就听到一句很狂妄的话。

    “文若可借面吊丧,稚长可使监厨请客。”

    文若,就是荀文若。

    稚长,赵融赵稚长,早几年和曹操、袁绍一起,名为西园八校尉。

    陈舟听了这句话,有点耳熟。

    好像是某个三国喷子。

    三国时期的几个喷子,陈舟都有所了解,比如边让、陈琳、张松等。

    这句话好像是第一喷子祢衡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有人问他荀文若和赵稚长怎么样?

    祢衡见荀文若长得帅,赵稚长大肚子,就有了上面那番话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祢衡身边的人都笑了。

    但是荀缉和荀巧二人,脸色有些不好看,敢直接喷他们荀氏的人,也就他们荀氏教育好、素质高,换作其他人,早就喷回去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祢衡又道:“除了大儿孔文举,小儿杨德祖。其余的人平平庸庸,不值得提。”

    他和孔融、杨修的关系不错。

    除了他们,别人都瞧不上眼。

    话出惊人,依旧狂妄。

    在场不少文士听了此话,看向祢衡的眼光都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不愧是三国第一喷子,历史上他裸衣骂曹,喷得曹操受不住把他送去给刘表,刘表挨喷之后,把他送去给性情急躁的黄祖。

    但是,黄祖可不会惯着一个喷子,也不管什么文士。

    直接把他给噶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最近许都,有一个陈渡之,计定关中,杀郭汜李傕,名声正盛。”

    又有人说道:“祢正平认为,陈渡之如何?”

    祢衡说道:“此人我听说过,寒门死囚罢了!也就曹阿瞒身边无人可用,随便找个死囚回来当作人才,要我去平定关中,不用三天,郭汜和李傕自动把脑袋送上来。”

    反正吹牛又不犯法。

    他想到什么,直接吹什么,开心地口嗨。

    天下间除了他和孔融、杨修,其他人都是废物。

    随着陈舟开始扬名,曾经的一些事情,逐渐被人挖出来,比如说陈舟是从牢里出来的死囚。

    董承一听,脸都黑了。

    这个祢正平,故意来捣乱的是吧?

    不仅对曹操不敬,还骂了陈舟,要知道他正准备和陈舟打好关系,专门把人邀请过来的。

    孔文举请回来的人,太不识抬举了。

    曹昂的修养,可没有荀缉的好。

    听到那个喷子的话,当即忍不住要找祢衡算账。

    整个许都,都是他们曹家的。

    收拾一个喷子,曹昂还不需要考虑。

    不过,陈舟按住曹昂的手,朗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何人发笑?”

    祢衡马上循着笑声看去。

    陈舟回应道:“我只是笑一只上蹿下跳,不知羞耻的猴子。”

    祢衡回味片刻,明白陈舟说的猴子,就是映射自己。

    只能是他喷别人,从来不能别人喷他。

    礼仪什么的,在祢衡这样的喷子看来,不值一提,只知道维护自己的优越感,马上跳起来,指着陈舟道:“你再说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上蹿下跳的猴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随口说一说,兄台为何如此激动?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上蹿下跳,难道猴子是……”

    陈舟的话说到这里,恰到好处地停顿了下,又道:“我曾听说过一句话,石砸狗叫,董国丈认为,现在是否很应景?”

    扑哧……

    身旁的荀巧听了陈舟的话,首先没忍住笑了。

    也就荀缉修养更好,经过专业训练没笑出来,但是他们都感到很畅快。

    刚才祢衡骂了荀彧,现在陈舟一句石砸狗叫、上蹿下跳骂回去,他们差点大声叫好。

    曹昂这才坐回位置上,不再动手了。

    董承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陈舟文质彬彬,但含沙射影地骂人,可以那么虾仁猪心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祢衡跳起来,真的像只猴子,又有石砸狗叫的意思,还是第一次被别人骂得那么狠。

    想要怼回去,他一时间又不知道怼什么话。

    憋得满脸涨红。

    祢衡直勾勾地盯着陈舟,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猴子,也不是狗叫,很不爽地坐回去。

    “董国丈,你这是从哪找回来的人?毫无礼仪!”

    孔融可不能让自己的朋友白白挨骂,直接指责回去。

    陈舟露出一个,云淡风轻的笑容,反问道:“难道他骂我,我还不能骂回去?你能帮他说话,这般年纪,应该不是杨德祖,那么是孔少府吧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陈渡之?”

    孔融根据陈舟这番话,不难判断陈舟的身份。

    荀彧、赵融不在现场,随便口嗨两句还行,但是现在骂到在场的人身上,人家反驳也正常,孔融随即感到了理亏。
新书推荐: 春日缠枝 真千金用谐音梗改剧情虐哭主角团 毒宠 末世杀神:这次,机缘都是我的! 伏妖诛邪录 捡来的男老婆又乖又软又可爱 我和监护人的另一种关系 我在古早修仙文里当炮灰 柯学:我和哀酱有个约定 星穹铁道:仗着师父华为所欲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