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章 价格战

    三国:狱中讲课,我教曹操当奸雄正文第41章价格战“我们可以停止涨价,但是那些粮商还要抬价对话,随便他们。”

    陈舟看到曹操来了,也明白他们的来意,说道:“接下来就等那些粮商自己折腾,主公配合一下,随便买点粮食,但不需要很多,让他们兴奋一会,现在有多兴奋,到时候就有多绝望。”

    曹操都记下来了,又问:“我们什么时候才能降价?”

    陈舟考虑片刻道:“你们关注着外地粮商的情况,只要发现他们之中产生了负面情绪,感到心急的时候,就可以操作降价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了!”

    荀攸说道:“他们感到心急了,是因为明白粮价被抬的太高,开始担心卖不出去,最后还要把粮食运送回去,只要有一个人愿意降价,其他的会陆续跟随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就叫做价格战。”

    陈舟说道:“任何东西上涨到一定的程度,都会下落,物极必反便是如此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渡之的指点!”

    曹操懂得应该怎么做了,别了陈舟之后,再回去安排粮价的问题。

    从现在开始,曹操停止拉升粮价。

    但是那些粮商,生怕价格不够高,激动地提价,越高越好。

    他们完全不懂,什么是经济规律。

    还以为价格越高,对自己越有利。

    时间又过去了几天,这个时候的曹操,不再配合那些粮商提价,也不再买粮。

    恐慌的情绪,开始在那些外地粮商之中出现。

    他们开始担心粮食卖不出去。

    终于明白粮价不是越高越好,有时候高到一定的程度,曹操就算饿死都买不起他们的粮食,就算愿意买,但是能买到手的也不多,这就意味着很多粮商怎么来,就得怎么回去。

    赚不到钱就算了,最重要的是连运费都要亏进去。

    粮食在运输途中,一定会有损耗,现在连损耗的也赚不回来。

    这一趟来濮阳,是血亏了。

    陈舟说的心急,产生负面情绪,便是如此出现了。

    曹操一直让人盯着那些外地粮商,认为此时符合降价条件了,说道:“粮商心急焦虑,可以降价了,伯宁你那边安排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满宠满伯宁说道:“一切准备就绪,随时可以降价。”

    “传我的命令,从现在开始,压低粮价。”

    曹操的下面,也有几个粮商,开始行动,压低粮价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降价了,有一个粮商降价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则消息,快速在粮商之中传播。

    现在的粮价,上涨到一斛五千多钱,但是其中一个粮商,把价格下降到四千五百钱左右。

    这个粮商正是曹操安排的,他刚降价没多久,曹操就出手了,把这个粮商的粮全部买下来,这个做法顿时给了其他粮商一个希望。

    粮价太高,卖不出去,是会血亏。

    但是粮价下降,曹操马上出手收购,那么降价就行了,只要不用亏钱回去,一切还能商量。

    于是乎,其他的粮商,开始跟风降价。

    首先有人降到四千四百钱,很快又有人降到四千三百钱。

    就好像降价,也形成了一种攀比。

    生怕我降得不够快,被别人领先一步,曹操就买了别人的粮。

    降价的风潮,席卷整个濮阳。

    用了不到三天时间,粮价下降到了两千多钱一斛,和之前的五千多钱相比,价格直接腰斩了。

    但是曹操没有再出手了,毕竟现在的价格还是很贵,只是把降价风潮,再卷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曹操,邀请陈舟到了自己府上。

    曹昂坐在一边旁听学习。

    “渡之认为,价格降到什么程度,我们可以出手大量收购粮食?”

    曹操问道。

    陈舟说道:“四百钱到七百钱之间,我认为五六百钱是最合适的,既能让粮商赚点钱,不用亏得太厉害,又不会让他们太反感。”

    曹昂不懂地问:“不是把粮价压得越低越好?”

    陈舟解释道:“当然不是!如果太低了,他们宁愿亏钱,也不愿卖给我们,有些极端的,甚至用来填护城河,也未必愿意卖太低的价格,毕竟压得太低了,他们很容易对主公反感,压到一个合理的范围,大家互利就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粮商不会亏损回家,他们也不用花太多钱买粮。

    一个合理的价格,很有必要。

    “我悟了!”

    曹操点头道:“现在的粮价,不需要我亲自压,那些粮商自己争先降价。”

    陈舟说道:“他们都怕自己亏了,卖不出粮,我们还是继续观望,主公无需心急,对了天子身边的情况又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天子到了河东,粮食差不多用尽,后宫以枣菜为食,要不是张杨从野王来迎驾,他们就可能像仲德那样吃人了。”

    曹操一直盯着天子身边的情况,又道:“董承和张杨坚决护送天子去雒阳,但杨奉和李乐突然反悔了,天子身边的人互相猜忌,张杨被逼回了野王,韩暹率兵攻打董承,董承不得不跑去投靠杨奉,越来越乱,矛盾越来越尖锐了。”

    陈舟听完了天子的近况,便笑道:“再过一段时间,杨奉和董承会打回天子身边,届时天子只能调和韩暹和董承的关系,到了这个时候,董承就开始秘密请求诸侯勤王,并且邀请主公去救天子。”

    现在等的,就是董承等人的主动。

    谁主动了,谁就会陷入被动。

    去年年底曹操主动了,所以曹洪在天子身边,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主公可以保持和董昭的联系,到时候让董昭帮我们说服梁县的杨奉,我们的大军,就能顺利去迎接天子,并且带走天子回许县。”

    陈舟又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曹操考虑良久,赞同道:“在梁县的杨奉若要拦截我们,完全可以做到,另外杨奉、韩暹等人互相之间意见不合,或许还可以用杨奉来牵制他们。”

    陈舟说道:“我们接下来,还是需要等,心急是讨不到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我也相信渡之!”

    曹操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再以陈舟对天子身边局势的把控和判断,他们胜券在握,仿佛天子已经是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天子是逃不掉的。
新书推荐: 穿越到异世界继续当拳士 苟在修仙世界当反派 七武士传说 子孙满堂 邪不压正 快穿:从在年代文里当极品开始 我在恐怖游戏中有大佬撑腰 软糯太子妃重生猛扑太子怀中 恋综万人嫌?当鬼差却在阴间爆红 穿越刘备,开局硬刚曹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