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宝宝你的水都拉丝了 > 第6章 要行刑了?

第6章 要行刑了?

    夜晚。

    “大兄,有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曹仁匆忙地跑进来,道:“那位先生叫做陈舟,字渡之,是张邈部下一个掾吏,只是普通的属官。他出身寒门,四年前父母双亡,没有其他亲属,只剩下他一人,在家守孝三年,一年前结束,因为守孝而被张邈察举孝廉,当上掾吏,虽然有点急才,但能力平平无奇。”

    “子孝确定,他真的平平无奇?”

    曹操听到这里,不太相信曹仁的调查结果。

    以陈舟在牢房里分析的内容判断,绝对不只是平平无奇,或者有点急才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曹仁只好说道:“根据调查,陈舟真的平平无奇,然后被张邈连累,又被我们拿下,关在牢房里。”

    曹操皱眉道:“他是被张邈举孝廉,才有机会当官,心里应该向着张邈?”

    “大兄,我看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曹仁又道:“结束守孝,得到推举之后,此人经常出入妓院,没有做过什么正经的事情。以此人的能力,如果真的感恩张邈,怎么可能不全心全意辅助张邈?我猜他肯定不想帮张邈,只是借用张邈的察举,好让自己摆脱白身。”

    闻言,曹操微微点头:“你说的也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不过,听到陈舟经常进出妓院时,他有点惊喜。

    怪不得陈舟对妓院那么熟悉,可以通过妓院联想到那么多,原来和他是同道中人,大家都那么喜欢去嫖。

    曹仁显然也注意到这一点,笑道:“大兄,陈舟此人,和你有差不多的爱好,喜欢去找娼妓的人,都是能人啊!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曹操尴尬地笑了。

    不过曹操认为陈舟这个爱好很好,以后有机会,得好好交流一下怎么去嫖。

    “他回到牢房之后,都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曹操又问。

    曹仁说道:“子脩给他送了不少酒菜,他大吃一顿,把吃剩的给了其他被张邈他们牵连关押的死囚,就没有其他了。”

    提起那些死囚,曹仁停顿了一会,问道:“大兄现在不想杀陈舟,但其他那些死囚,该不该杀了?”

    “把陈舟留下,其他的都杀了。”

    曹操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对于背叛自己的人,他从来不会心慈手软,但陈舟成了例外。

    既然不想辅助张邈,说明陈舟不算是背叛他的人,酌情考虑,又看中了才能,可以留下观察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曹仁正准备传令,明天一早把人拖出去砍了的时候,曹昂跑进来了。

    为了写下陈舟那些见解,曹昂一回来,就埋头奋笔疾书,手臂都写得酸软了,总算写出来,第一时间跑过来见曹操,可是刚进门就听到父亲和子孝叔父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听说你们要把那些死囚都杀了?”

    曹昂急切地问。

    曹操眯了眯双眼问道:“难道子脩觉得,那些死囚不该死?”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曹昂说着又道:“但是里面有一个大才,他不该死,我和他聊了好几天,可以断定此人能力极高,目光毒辣,能看透很多事物的表面,分析出其中蕴含的真相和道理,如果父亲能拉拢到身边,利于我们曹家。”

    来了!

    曹操和曹仁相视一眼,心里在想,曹昂果然会来帮陈舟求情。

    “一个被关在牢房里的人,也配称之为大才?”

    曹操没有马上同意曹昂的求情。

    他还需要暗中继续观察陈舟。

    “父亲,这些是他的见解。”

    曹昂拿出几份丝绢布帛,送到曹操的手里,又道:“我把先生讲课的内容记下来了,父亲看完就知道,真的是个大才,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曹操随手接过来,又道:“时间不早了,你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曹昂还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曹操让他离开。

    想到见解给了父亲,曹昂觉得机会还是有的,只好先回房间等消息。

    实在不放心,明天再去保下先生。

    曹操今天只是听了妓院和张邈背叛的见解,按照曹仁带来的消息,陈舟连续给曹昂讲了三天的课,今天是第四天了,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前面三天讲的内容是什么。

    摊开丝绢,他看到上面写着几个标题:黄巾起义和大汉经济的关系、天下局势的分析、士族的生存法则……

    再看标题后面的内容,曹操很快被惊呆了。

    见解独特,角度新奇,内容直戳要害,发人深省。

    “子孝,我一定要得到他,一定!”

    曹操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曹仁还是第一次看到,大兄对一个寒门文士如此渴望,就算当年的荀彧来投,也没有这般激动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陈舟被吵醒了。

    “都跟上,走吧!”

    “谁敢反抗,当场斩杀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下辈子投个好胎吧!”

    陈舟听到了一阵狱卒吆喝的声音。

    接下来还有那些死囚的哀嚎声、哭声,在大牢里面回荡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去,只见数十个狱卒,押着那些带上枷锁的死囚离开。

    这一幕陈舟不知道看了多少遍,这是要带去行刑的节奏,心道:“我不会刚找到生的希望,马上就要被问斩了吧?”

    陈舟可不想死,早知道昨天就答应曹昂,先离开了再说,问道:“你们这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先生!”

    典狱长跑过来,客客气气道:“我们得到主公的命令,要带这些人去行刑,留下来就是浪费米饭,都斩了干脆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要送他们上刑场。

    陈舟咽了咽唾沫,故作淡定道:“那行,给我一副枷锁,我配合你们。”

    典狱长摆手道:“先生误会了,你的身份地位,我们哪敢斩了你?我们得到命令,先生可以继续留在牢房里,等接下来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他们对陈舟还是挺敬重的。

    除了因为曹昂的身份,还因为他们从陈舟那里,听到了很多知识和大道理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在乎听不听得懂,觉得先生厉害就是了,先生还能得到主公长子的敬重,肯定不会被行刑问斩,肯定走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巴结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那行,你们忙吧!”

    陈舟放心了。

    曹昂昨天的那句话,还是有用的。
新书推荐: 穿越后外挂是只有自己的聊天群 春日缠枝 真千金用谐音梗改剧情虐哭主角团 毒宠 末世杀神:这次,机缘都是我的! 伏妖诛邪录 捡来的男老婆又乖又软又可爱 我和监护人的另一种关系 我在古早修仙文里当炮灰 柯学:我和哀酱有个约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