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猎户出山 > 第1954章 完全赞成

第1954章 完全赞成

    在场的还有四位,郝伟作为律师和顾问要秉持公正,一直没开口说话。陈君实、张康泰和马天明是乘着改革东风起家的实干派,也是草根派,没有世家豪门的背景的支撑,已经走到了天花板,他们是来投资生意,更是带着赌博的心理
    来抱陆山民的大腿,自然也不会发表任何的抱怨言语。不过三人也没有帮着陆山民说话,神仙打架,他们不想惹火烧身。
    但罗玉婷和赵启明不一样,两家虽然比不上天京四大家族,但也算是天京根深蒂固的小豪门,在他们的看来,此番过来是给陆山民提供帮助,说话自然底气十足。
    陆霜淡淡道:“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”。罗玉婷冷笑了一声,“哪怕是陆山民来也不敢在我面前说这种话,当年要不是我们,他一个山野村夫,能接触到天京这么多大人物,能攀上韩家的高枝?现在他的
    金凤凰已经死了,更没资格在我面前摆谱”。陆霜脸色铁青,但又不好发作,在晨龙集团当了那么多年高管,她不再是当年那个胆小怕事的小会计,但也不是控制不住情绪的小姑娘。她既不能让己方失了先机
    ,也不能真把人给赶走误了陆山民的大局。
    陆山民和海东青虽然还没来,但谈判实际上已经开始了。
    陆霜强压着心中的怒火,缓缓道:“听说罗总是天京大学毕业的,没想到天京大学的高才生也会人身攻击”。
    罗玉婷呵呵一笑,“我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”。
    赵启明朝罗婷玉挤了挤眼,他虽然也不满陆山民把他们晾在这里,但也觉得罗婷玉的话有些过了,不过罗婷玉并没有理会他的提醒。“没有左丘给他出谋划策,没有我替他穿针引线,他在天京连门儿都找不到,更别说有资格和我们坐下来谈生意,至于你,不过是陆山民养的狗而已,也敢在我面
    前狂吠”。
    陆霜满面寒霜,要不是考虑到大局为重,她一定会将罗玉婷立刻轰出去。
    门外,陆山民和海东青已经站了很久,海东青好几次想冲进去,都被陆山民给拉住了。
    陆山民轻轻捏了捏海东青的手腕,示意她不要冲动,然后揉了揉脸颊,笑着走进了会议室。
    一走进去,陆山民就双手合十,笑呵呵的频频道歉,“不好意思、不好意思,实在是不好意思,让各位久等了”。陆山民一边道歉一边走过去挨个握手,马天明、陈君实和张康泰见到陆山民都露出了笑容,双手与陆山民握手。三人在天京的时候就押注陆山民,自从陆山民被
    关进看守所之后就一直很担忧,将近半年之后亲眼见到陆山民,都是发自内心的松了口气。
    赵启明也客气的与陆山民握手,但眉宇间带着不悦,先不说迟到这么久,打招呼的先后顺序代表着尊重,他和罗婷玉排在最后,在他看来是种刻意的侮辱。
    罗婷玉本来就在气头上,见陆山民最后一个跟她打招呼,不但没与陆山民握手,当场就发飙了。
    “陆山民,你什么意思”!
    陆山民缩回手,笑呵呵半开玩笑的看向赵启明,“启明兄,你们班长大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暴脾气,难怪左丘避之不及”。
    赵启明眉头微微皱了皱,余光瞟了眼气得胸脯剧烈起伏的罗婷玉,赶紧打圆场说道:“山民,你是越来越幽默了”。
    罗婷玉强压着心中的怒火,“陆山民,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”?
    陆山民依然一脸的笑意,“罗总要是不满意可以走,我绝不拦着”。
    罗婷玉脑袋嗡的一声,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“你说什么”!赵启明一把抓住罗婷玉的手腕,生怕她暴走,然后对陆山民说道:“陆总,这么多年,你也知道罗总的脾气,刀子嘴豆腐心,别因为几句气话破坏了多年的情义”
    。
    陆山民笑道:“启明兄言重了,我可配不上你们的情义,要不是因为左丘,你们恐怕连正眼都懒得瞧我一眼”。
    罗婷玉愤怒对陆山民吼道:“陆山民,你就是条养不熟的白眼狼”。
    陆山民笑眯眯的看在罗玉婷:“瞧你这副高高在上的模样,我要是左丘,也不会要你”。
    左丘是罗婷玉的软肋,听到陆山民句句拿左丘羞辱她,气得差点抬手就给陆山民一耳光。
    赵启明紧紧抓住罗婷玉的手腕,沉声对陆山民说道:“山民,我们是带着诚意来的,你又何必故意言语羞辱”。
    陆山民呵呵一笑,毫不留情面的说道:“什么诚意”?
    赵启明说道:“无论是我也好,还是罗总也好,在来之前,都与家族进行了艰难的博弈,最后家族能够同意,我们都付出了很大的努力”。陆山民笑道:“启明兄,你是真的不明白,还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?东北的这单生意,利益之大,机会之难得,要是放出去,会有数不清的人挤破脑袋也要挤进来
    。你们又何必得了便宜还卖乖,明明是来吃蛋糕的,偏偏要整得像是来帮我、同情我、可怜我一般。你们到底是哪里来的优越感”?赵启明眉头微皱,被陆山民点破,脸色稍显尴尬,陆山民说得没错,赵家和罗家之所以同意这次合作,当然不是因为两人与陆山民的私交,而是两家都非常看好
    这次合作的利益,东北以前是柳家、纳兰家的天下,他们很难杀入,这一次不但能够杀入,还是低价分割柳家的资产,说是天上掉馅饼也不为过。陆山民看向罗婷玉,“罗总,我来告诉你什么是诚意,真正的诚意是我明明可以找更便宜的资本合作,但最后还是给你们留了席位,相比于你趾高气扬自以为是来
    拯救我的态度,我比你有诚意得太多。而且,我又何尝不是看在左丘的面子上,要不然江州还有一大帮人嗷嗷待哺,我凭什么先让你们过来”。罗玉婷被怼得哑口无言,但心里面却又很不服气,正要开口反驳,赵启明拉了拉她的手,示意她不要再说了。他发现,站在面前的陆山民已经变了,以前的陆山
    民能忍则忍,没有这么强的攻击性,现在的变得睚眦必报,也没那么好忽悠了。
    赵启明说道:“一个小插曲,我们开始谈正事吧”。
    陆山民笑了笑,对罗婷玉说道:“不着急,说我是山野村夫没关系,因为我本来就是个山野村夫,这都算不上什么侮辱,但你骂陆霜可不行,你得道歉”。
    赵启明心头一震,他了解罗婷玉的性格,脾气强悍火爆,绝不会向别人低头。
    “山民,要不我代罗总向陆总监道个歉吧”。
    陆霜感激的看向陆山民,她也不想把事情闹大。“山民哥,算了吧,不过是几句气话而已”。
    陆山民摇了摇头,目光依然看着罗婷玉,“罗总,你得亲自道歉,否则,门在那边,你可以选择离开”。
    赵启明担忧的看在罗婷玉,只见罗婷玉脸色铁青,双目圆瞪,嘴唇紧咬。
    会议室里安静异常,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她。“哈哈哈哈、、”,突然,罗婷玉令人意外的发出一阵笑声,然后拢了拢头发,含笑对陆霜说道:“陆总监,对不起,刚才言语多有冒犯,我在这里给你道歉了,
    还望你大人有大量,别放在心上”。
    陆霜淡淡的嗯了一声,“也不是全是罗总的错,我的态度也不太好,你也别放在心上”。
    罗婷玉眯着眼睛,含笑看着陆山民,“满意了吧”。
    陆山民叹了口气,一脸的失望,说了句“不太满意”。然后缓步走向了自己的座位。他确实不太满意,要是罗婷玉一气之下离开才好,他之所以邀请罗婷玉和赵启明,最大的原因是做给左丘看,只要邀请了,目的就达到了,她自己要走有什么办
    法,可惜没想到,他小看了这女人。
    刚坐下,李成栋就敲门走了进来,在陆山民耳边说道:“柳玉鹏晕倒在下边了”。
    陆山民哦了一声,拍了拍额头,“怎么把正主给忘记了,给他灌一瓶水弄醒,让他来参加会议”。
    今天来的五人来的时候也看见了柳玉鹏,但不知道怎么回事,都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在陆山民。没过多久,柳玉鹏就满脸憔悴了走进了会议室,当他走进会议室的时候,强打起精神,尽量让自己保持沉着冷静,但不管他怎么努力,一上午的打磨,他现在的
    气势都强不起来。
    柳玉鹏坐下之后,刚想开口说话寒暄一番,就被陆山民的话打断。
    陆山民对郝伟说道:“郝律师,可以开始了”。
    郝伟起身,抱起一叠文件,挨个发给在座的每一个人,柳玉鹏除外。
    柳玉鹏余光瞥了眼邻座的马天明,只见最上面一份的封面上写着柳家沈阳资产情况表,心头不由得涌起一阵很不好的预感。郝伟回到座位上之后,陆霜开口说道:“柳家在沈阳的资产大概占柳家所有资产的五分之一,固定资产、股票、有价证券以及其它无形资产,加起来大概在两千亿
    左右。这里面最挣钱的是凯恩医药,收益最稳定的是天水燃气和天水水务,资产最大的是房地产公司,另外还有一家影视公司,一座铝矿”。
    会议室里,除了柳玉鹏,大家哗哗的翻着手里的资料,眼里都冒着光。陆霜接着说道:“合作方式上有两种,一种是成立一家母公司,把所有的产业都装进去,大家分别持有一定比例的股份。另一种方式是大家分版块,看中了哪个产
    业就选哪个产业”。
    罗婷玉问道:“如果多个人同时看中了一家公司呢”?
    陆霜说道:“那就竞标,价高者得”。
    柳玉鹏很生气,相当的生气,这帮人在干什么,这些产业还在柳家手上,他们就已经开始商量怎么瓜分。
    “我抗议”!柳玉鹏打断了陆霜的话。“你们这是对柳家的侮辱,赤裸裸的侮辱”。陆山民其实一直都在用余光观察柳依依派来的这个人,虽然嫩了点,但不卑不亢、气质不俗,没想到柳家的后辈中竟然还有这种人物,与柳玉刚、柳玉才父子相
    比,简直是天壤之别。
    “抗议无效”。陆山民平淡的看在柳玉鹏,“你如果实在觉得侮辱可以离开”。
    柳玉鹏盯着陆山民的眼睛,他从那双看似温和的眼睛里看出了冷漠和无情,他的双拳不自觉握得很紧,手背上都是青筋,但却忍着没有再开口。其余几人这才知道这位是柳家的人,马天明、陈君实和张康泰心里有些激动,对陆山民也更加佩服。赵启明和罗婷玉对视了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抹惊讶,以前的陆山民可不太会干这种事情,这简直是一丁点脸面和余地都不给柳家留啊,同时也觉得这趟没有白来,单单是沈阳就有两千亿,要是把整个柳家在东北
    的资产都拿过来,那还得了。
    罗婷玉再次看向陆山民,眼神中多了一抹敬畏,看来还真得重新审视这个山野村民。
    陆山民回过目光,面带微笑的说道:“大家要是把手里的资料都看完了,可以发表下意见”。
    赵启明说道:“我觉得第二种方式比较好,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主业选择合适的产业收购”。
    罗玉婷说道:“我也赞成第二种,在商言商,我们几个虽然与你都有关系,但彼此之间并不算太熟悉,硬凑在一起会产生不必要的矛盾”。
    陈君实眉头微微皱了皱,“我赞成第一种方式,既然陆先生把我们召集在一起,那大家就不应该分彼此”。
    张康泰接着说道:“我也赞成第一种方式,在东北,我们都是外来人,难免会受到当地势力的排斥,众人拾柴火焰高,大家一起抱团,更利于站住脚跟”。马天明揉了揉胖乎乎的脸颊,他当然也是赞成第二种方式,他们三人之所以急于找一条大腿抱,就是因为在天京被世家豪门打压,自然不会放弃抱紧陆山民这条大腿的机会。不过他也不想罪罗玉婷和赵启明,赵家和罗家虽然在天京只算二流豪门,但也不是他这种草根派崛起的人能够惹得起的,所以他没有直接反驳罗玉
    婷和赵启明,而是笑呵呵的看向陆山民。“陆先生,不管您做什么决定,我都完全赞成”。
新书推荐: 死神?请叫我南无加特林菩萨! 超神:从黑洞边缘解放整个世界 宝可梦:重生小智,只想弥补遗憾 无敌宗门:从召唤诸天强者开始 景泰风华 我的高冷女学姐,总是那么可爱 疯狂且合理 原神之帝皇侠传奇 婚后老公早亲亲,不给亲就闹! 重生!社恐今世的逆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