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魔法 > 白日下的刺客 >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:操控人心

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:操控人心

    丁春秋已经斩断身上的三条锁链获得自由,并且信守承诺,准备助袁蕴和破境,但直到离开,袁蕴和也没有积极回应这件事。
    袁蕴和发现《混沌经》的问题很大,远不像丁春秋解释的那样,只是因为他没有将另外两宗的功法修炼入门。
    他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透露过,其实他早就将天宗和地宗的功法修炼到了小成的层次!
    丁春秋的说法不攻而破,《混沌经》给袁蕴和的感觉,更像是当初折云说的那样――从被创造出来时就是一门不完整的功法。
    但袁蕴和并没有当场拆穿丁春秋。
    哪怕他清楚地知道这些,但圣王境后期的丁春秋就站在他的面前,也许正如丁春秋说的那样,除了《混沌经》之外,其它的条件也缺一不可……
    “袁宗主!”
    袁蕴和心里想着这些,突然有地宗的长老突破莲池禁地外的守卫冲到了他的身边,闹出来的动静颇大。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    被突然打断思路,袁蕴和的语气有些不善。
    地宗长老的模样有些狼狈,似乎才和人发生了冲突,情绪颇为激动,根本就没注意到袁蕴和的态度,激动地说道:“这才过了多久啊,半天时间不到,你们人宗的长老就要强占我的洞府!”
    袁蕴和脸色一沉,没有说话。
    地宗长老见袁蕴和不说话,情绪更加激动,直接把袁蕴和不久前在广场上的那些话复述了一遍,人宗的那些罪魁祸首直到
    此时露面,连忙叫冤:“宗主,我们当时找到那座洞府时可是无主的,但等我们安顿好后,他却跑出了出来,这不是占我们便宜吗?”
    “你放屁!”地宗长老怒不可遏,说道:“那座洞府本就是我为自己破境准备的,若是废弃的洞府,里面为什么要放那么多丹药灵石?”
    人宗长老表情有些不自在,依旧狡辩道:“就算有丹药灵石,你也不能证明就是你的啊?大家都是道门长老,你的境界跟我一样,为何能拥有那么多的资源?”
    “够了!”
    袁蕴和听到这里才开口打断了双方的扯皮,直接对人宗长老说道:“这是在碧宇岛,尽快归还洞府。”
    地宗长老脸色稍缓,正要开口感谢,袁蕴和话锋一转:“洞府内发现的一切资源等分,多少人发现,就分成多少份!”
    “不行!”
    地宗长老哪肯接受这种结果,大声说道,但袁蕴和不再理会此事,离开前反而警告道:“这里还是莲池禁地的范围,没有我的允许,靠近此地之人都将被严惩,念你们初犯,下不为例!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一场闹剧以荒诞的结果结束,让更多的人蠢蠢欲动,人宗和天宗的那些长老都下意识把视线落在了地宗长老的身上,再难遮掩眼里的贪恋。
    很快,袁蕴和对道门的愿景就成了奢望,这些长老没有一个静下心来修行,借着袁蕴和的话,开始了一场肆意妄为的掠夺。
    木青和丁采
    薇走在地宗的建筑之间,四周都是人,但没有人发现他们,场面尽显荒诞,丁采薇看着地宗成为了天、人两宗的劫掠对象,脸色很难看,好几次都是木青阻拦才没有出手。
    木青说道:“地宗是道门三宗最富有的存在,恐怕这些人之所以赖着不想离开,就是在等这一天,袁蕴和知道这一点,才会顺水推舟。”
    丁采薇冷笑道:“袁蕴和这个老东西把我地宗的东西拿出来安抚人心,倒是好手段。这笔账早晚会算!”
    随着参与掠夺的人数越来越多,地宗的局面越来越乱,从天、人两宗掠夺地宗变成了互相掠夺,从单人掠夺变成抱团掠夺,到了最后,不死人的底线也被突破,已经有地宗长老死在人宗长老的围攻之下。
    有人想请袁蕴和出面,袁蕴和却在这个时候消失不见,局面彻底失控。
    在这样的局面下,没有人注意到有一些人地宗的长老和弟子悄悄离开了碧宇岛,哪怕事后查起,天、人两宗的人也会主动为失踪的这些人找到理由。
    海天之间,几艘剑舟横亘海天,剑舟上满载着地宗的长老和弟子。
    丁采薇现身时,这些人齐声喊着“宗主”,脸上的表情要多真切有多真切,经历今日之事后,他们才知道以前有多愚蠢,丁春秋是没有对他们动手,但不代表其他人不会觊觎他们拥有的一切,带来最多伤害的往往就是这些了解他们的人。
    丁
    采薇简单地安慰了几句,对剑舟上为首的丁岳说道:“道门的局面远没有到明朗的时候,你带着诸位长老散入南海诸国,若是我等胜利,便归来。”
    丁岳一脸郑重地应下此事,临走之时却没忍住,瞥了一眼丁采薇身边的木青,才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宗主,若是局面不可挽回,我们这些人怎么办?”
    丁岳那夜已经对袁蕴和出手,若是丁采薇失败,他以后也很难在道门立足。
    丁采薇神色平静,说道:“若是局面不可挽回,你们大可以自己决定是去是留。”
    丁岳点点头,又看了木青一眼,木青没有回应,丁岳只好带着遗憾领着众人远去。
    丁采薇看着几艘剑舟消失在远处,眉目舒展,说道:“丁岳想去朱雀城,你为何不趁机招揽他?”
    木青摇头道:“如果他没有这种想法,我大概会欢迎这样的人加入朱雀城。”
    丁采薇明白了木青的意思,侧目道:“你是不是觉得我道门尽是些自私自利之人?”
    木青笑着说道:“丁岳他们其实并没有做错什么,谁不想与人共富贵?像折宗主和你这样的做法才是违背人性的,因为你们把丁春秋视作了敌人。”
    丁采薇眉眼微动,脸上透着一抹笑意,“我就当你是在拐着弯夸我了。”
    木青移开视线,这女人刹那的风情总是特别出彩。
    丁岳带着的这些人是地宗的核心,送走这些人后,丁采薇心情好了不少
    ,回去的路上调戏了木青好几次,等见到丁真仪才变得老实。
    几人这段时间各有任务,丁真仪和钟灵儿负责监视海底灵脉的情况,折云则负责联系天宗的那些长老和弟子。
    事实上,这件事一直由折岩在做。
    那晚钟灵儿出现带走折云时,也一并软禁了折岩。
    折岩并没有反抗,他甚至起了劝说折云和丁采薇的心思。
    这些天众人都在忍受着他的聒噪,直到今日,在亲眼见到地宗内发生的那些事后,折岩主动闭上了嘴。
    在见到木青回来后,折岩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:“他们口口声声说为了道门,但没有一个人是真的为道门着想,袁蕴和竟然躲了起来!”
    木青无奈,一旁的折坚却已经幸灾乐祸起来,冷笑道:“我们早就告诉过你,但你偏不信,还真是人教人教不会。”
    “天宗有多少长老弟子愿意离开?”
    “……没有人,”
    折岩说着脸上出现浓浓的挫败感,“现在他们眼里只有地宗这些年积累的资源,哪怕我隐晦透露了海底灵脉出了问题,这些人也毫不在意,哪里肯走。”
    木青眉头微皱。
    折岩犹豫着说道:“丁师叔祖能够炼化吸收来自九幽的力量,还主动封印了出口,会不会是我们误解了他,其实他和那位澹台大长老一样,知道九幽的危险,并不会给道门带来伤害。”
    木青扫了一眼众人,说道:“诸位是不是忘了一个人?”
    木青面
    对众人看来的目光,平静地给出了答案:“雷狱被毁,有一位存在毫无音信,我若是丁春秋,在恢复自由后,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要让她好好看一看,她当初错得有多离谱。”
    “这样的道门,值得吗?”
    场上一时鸦雀无声,折云几人脸上的表情非常复杂。
    钟灵儿左看右看,向身边的丁真仪小声问道:“木青说的是谁啊?”
    丁真仪目光微动,低声回应道:“折锦,折宗主他们的师祖,也是丁春秋的道侣。”
    “啊,我知道她。”钟灵儿白了木青一眼,“不就是因爱生恨吗,何必绕圈子,把我当小孩是吧?”
    钟灵儿这么一打岔,气氛缓解了一些。
    木青微微一笑,看向折云,继续说道:“我特意去找过,并没有折锦前辈的元神气息,她有可能已经彻底离去,也可能被丁春秋所救。”
    “我更相信后者。”
    折云听到这里,脸上的表情反而变得平静起来,他是唯一一个能与折锦联系的人,但在渡劫失败之后,折锦与他的联系便越来越少,在袁蕴和出现的那晚,他和折锦的联系更是被主动断开。
    若这是折锦的选择,恐怕折锦比他们所有人都清楚丁春秋想要做什么。
    折云问道:“若是后者,丁春秋想要做什么?”
    木青回答得很干脆:“报复。”
    丁采薇皱眉道:“报复的方式太多了,他会选哪种?”
    木青轻叹一声,幽幽说道:“有什么报复
    能比毁掉她用命守护的道门更激烈的呢?”
    两日时间眨眼便过,木青他们还没有等到澹台定的到来,丁春秋这边就已经有了新的动作。
    丁春秋主动找到了在一处偏僻静室中修行的袁蕴和,皱眉问道:“我把道门交给你,两天时间就死了十几人,这就是你的管理方式?”
    袁蕴和睁开眼睛,无奈道:“别人都说天宗和人宗不对付,地宗超然物外,其中有功法的原因,但更现实的还是因为这几百年来,地宗占据了南海诸国大部分资源。”
    “是以地宗往往能有三位圣王境和十几位化凡巅峰,在这种情况下,并非没有积怨,我若是再去弹压,之后的冲突只会比今日更加剧烈。”
    丁春秋无趣地摇了摇头道:“你总是能找到充分的理由。宣布一条消息吧,从明日开始,我会向道门弟子传授《混沌经》。”
    袁蕴和心中一动,说道:“师叔不是说需要先将三宗功法修炼入门吗?”
    丁春秋似笑非笑地看着袁蕴和,说道:“有人不是正怀疑我吗?你明日可与我论道。”
    袁蕴和这两日都没有去找丁春秋便是表明了他的态度,但见到丁春秋如此自信,又连忙解释起来:“我确实有许多不解之处,但从不怀疑师叔的智慧,之所以没有马上去见师叔,只是因为青萍剑和元光镜都还流落在外。”
    袁蕴和提起这件事便有些郁闷,他把青萍剑交出去是为了给
    木青他们设套,本来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,哪知道木青这家伙不走寻常路,从秘境把丁真仪和折云救走了,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    丁春秋说道:“现在的元光镜和青萍剑都远不如当年的威力,你若是渡劫,也替你分担不了多少,我这里有个办法。”
    袁蕴和毫不迟疑地表态道:“师叔以后但有所驱,师侄绝不推辞。”
    丁春秋微微点头:“当初那些年轻人,就你还算入眼,我对你没什么要求,只看你想不想这么做。”
    “什么?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第二日一大早,地宗的广场上就聚集了足足尽千人,这还是袁蕴和筛选了一遍之后的结果,在广场附近,还有不少人正朝这边快速赶来。
    “宗主,我们人宗的所有长老都到齐了,老祖何时过来啊?”
    人宗的长老凑到袁蕴和身边,谄媚问道。
    袁蕴和站在广场前方的一处高台上,扫了一圈,发现离得最近的都是自家宗门的长老,冷着脸问道:“天宗和地宗的人呢?”
    “天宗的人就在我们后面呢,至于人宗……人宗那些人应该是有事吧,毕竟他们与南海诸国联系密切。”
    袁蕴和看了一眼自家长老,眼神深邃,说道:“今日会发生什么,你知道吗?”
    长老颇为激动地点了点头,看了一眼旁边的那方蒲团,说道:“老祖要传授他突破到至高境界的功法,这是我们道门的幸事。”
    袁蕴和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去
    ,看向广场外围,说道:“让那些弟子都离开这里,他们连自家宗门的功法都没有入门,跑来这里只会误了道心。”
新书推荐: 穿越后外挂是只有自己的聊天群 春日缠枝 真千金用谐音梗改剧情虐哭主角团 毒宠 末世杀神:这次,机缘都是我的! 伏妖诛邪录 捡来的男老婆又乖又软又可爱 我和监护人的另一种关系 我在古早修仙文里当炮灰 柯学:我和哀酱有个约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