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魔法 > 白日下的刺客 >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主动出击

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主动出击

    “二位,我只是想确定一些事情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第二日,折岩吸取了前一日的教训,离得很远便主动现身,拦下了地宗的长老。
    等到这两个长老回答完问题,折岩异常客气地把他们请回了天宗,妥善地安置好后,独自走进禁谷。
    如今的禁谷一片焦土,越是靠近雷台,越是残破,雷台留在地面的半截倾斜着,在它后方的宫殿墙上有着数道裂缝,坚持着没有倒下。
    折岩走进宫殿,宫殿内漆黑一片,袁蕴和整个身影与阴影融在一起,主动问道:“昨日的消息可以确定吗?”
    折岩轻轻点头,回答道:“在这几人离开之前,丁采薇已经悄悄送走了一些优秀的弟子,她们若是故意引你们现身,何必多此一举。”
    袁蕴和陷入沉吟,折岩却有些着急,不解道:“既然木青那几人已经离开了地宗,你们还在等什么?再拖下去,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离开,道门三宗会彻底沦为修行界的笑柄。”
    袁蕴和身影脱离阴影,走到折岩面前,说道:“你不要着急。我知道你是想要道门尽快统一才会与我合作,我也同样如此,但不论是你兄长还是丁采薇,都不可能放弃对抗,这种时候就更得谨慎。”
    折岩冷哼一声,问道:“你真是为了道门着想?”
    袁蕴和没有生气,轻叹道:“我承认我有私心,但这与我想道门统一并不排斥。”
    “木青这个年轻人说起来是重情义,但终究不是道门之人,并非站在道门的立场,做事随心所欲习惯了,反而会影响你兄长他们,你要清楚,一旦对抗加剧,道门就是战场,最先受到伤害的只会是我们道门的人,甚至就是你的兄长。”
    折岩无言,他发现自己被袁蕴和说服了,皱眉道:“那就这样一直耗下去吗?人心涣散,道门以后还会存在吗?”
    “不要着急,你明日再确定一次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第三日,又是两个长老离开地宗,丁采薇站在高处目送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远处的画面,回到丁真仪身边,笑道:“丁寿今日离开,你说这一次袁蕴和会是什么反应?”
    丁真仪正在研究新的阵法,闻言抬起头说道:“他很聪明的,第一日就知道这些长老是你故意放走的。”
    “那又怎样?”丁采薇眉梢一挑,负手而立道:“他这个人最喜欢多想,那就让他猜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吧。”
    虽然身上的伤势还没有痊愈,但丁采薇的气色还不错,长身而立,透着几分坚决果敢。
    虽然地宗的绝大多数长老都不想与丁春秋发生冲突,但不代表没有忠诚丁采薇这位宗主的人。
    丁寿和他的兄长丁岳就是。
    今日离开的两人中就有一人是丁寿。
    丁采薇对他的要求也不高,就是透露出一些模棱两可的消息,比如木青还在地宗。
    丁寿的身份不同于普通长老,他的兄长丁岳是圣王境初期,若是有资格接触到最核心的机密,由丁寿说出口,哪怕其它长老都说木青已经离开,袁蕴和也会忍不住怀疑,而只有怀疑,她们拥有的准备时间就越多。
    事情的发展果然如丁采薇所料,当第三日折岩带回的消息与前两日不同时,袁蕴和变得更加谨慎。
    在袁蕴和心中,有些事情不是非做不可,丁春秋的伤势颇重,若是拖延下去,他说不定能够先得到那门呼吸吐纳之法,而地宗的情况只要继续下去,等到那些长老跑得差不多了,丁采薇说不定也会离开。
    又过了两日,折岩见袁蕴和依旧不为所动,终于受不了,要求见到丁春秋。
    折岩开始怀疑丁春秋已经出事,袁蕴和一直在利用他。
    但袁蕴和一门心思都放在地宗还剩下多少人上,并没有考虑折岩焦躁的心情。
    当夜,被幽禁在天宗的丁寿找到了折岩,拿出了一枚代表折云身份的令牌,直言不讳地说道:“折宗主有话托我转告你,只有控制住袁蕴和,确定丁春秋的情况,道门才能尽快稳定。”
    折岩想到袁蕴和一直不肯带他去见丁春秋,眼神一沉,答应了下来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折岩深夜走进了禁谷中的残破宫殿。
    宫殿角落的阴影微动,又重新融于黑暗,袁蕴和似乎发现了的折岩的不对劲,沉声道:“何事?”
    折岩沉声道:“我要见他。”
    袁蕴和说道:“他就在下面的秘境空间,但他信不过你,所以拒绝了你见他的请求,我没有骗你的必要。”
    折岩缓缓抬起头,露出一双青光弥漫的双眼,淡淡道:“是吗?”
    袁蕴和看到这双眼睛,脸色顿时一变:“折云!”
    “你在我天宗也待太久了吧?”
    折云脸上的伪装尽去,淡淡地看着袁蕴和,随着他的话音响起,宫殿内的黑暗如潮水般褪去,四道青雷划破空间,直奔袁蕴和而去。
    袁蕴和脸上一惊而后又一缓,折云终究伤得太重,这几道青雷还奈何不了他!
    “去!”
    袁蕴和轻叱一声,不见有任何动作,便凝聚出四道剑气射出,将青雷绞散。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青雷出现在袁蕴和头顶,迅速落下。
    袁蕴和目光一沉,抬起手臂。
    “噼啪——”
    雷芒肆虐,袁蕴和后退了半步。
    袁蕴和冷着脸看向站在折云身边的折岩,说道:“你这样三心二意的人如何成事?”
    折岩反唇相讥道:“我三心二意也是为了道门,你呢?说到底还是在谋自己的私利,我与你从来都不是一路人。”
    “哈哈。”
    袁蕴和身上气势轰然炸开,环顾四周,大声说道:“既然来了,都出来吧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没有人再出现。
    袁蕴和眉头一挑,心里稍稍松了口气,地面却在此时震动了一下。
    不好!
    袁蕴和扭头朝身后看去,丁采薇二女竟然已经出现在那里,在强行打开秘境入口,袁蕴和连忙朝二女冲去,空中又是几道青雷落在了他的身上,并且还有几朵宝莲异象。
    “你的对手是我们!”
    丁岳带着几位地宗长老赶到,袁蕴和出手挡下众人的攻击,再朝丁采薇看去时,伴随着一道巨大的呼啸声,秘境入口被二女强行打开,狂暴的灵气与雷霆瞬间冲出,暂时逼退了二女。
    袁蕴和看到这一幕,终于着急,沉声道:“不要乱来!你们不是他的对手!”
    丁采薇闻言都没有回头看袁蕴和一眼,脚步踏出,闪身掠进了秘境之中。
    “该死!”
    袁蕴和见他说的话没有人相信,心中也有些恼火,但依旧保持着清醒的头脑,一边与折云等人交手,一边观察着四周,等了几息始终不见木青几人的身影,终于定下心来,朝折云笑道:“我很佩服你和丁采薇,但有些事情不是靠勇气就足够的。”
    袁蕴和笑容一变,身上的气息尽数收敛,折岩等人只觉得眼前一花,袁蕴和便已经消失在原地。
    “小心!”
    折云踏前一步,一掌拍出,袁蕴和出现在他身前,同样拍出一掌,二人的手掌贴在一起,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一息过后,折云手臂一塌,不敌袁蕴和,倒飞着撞中身后的折岩,直到飞出宫殿百丈才堪堪停了下来。
    留在宫殿内的丁岳等人大惊,他们知道折云或许受了伤,但根本不清楚伤得这么重,一时僵在原地,不敢再对袁蕴和出手。
    宫殿外,折云缓缓站起身,吞下了口中的血。
    袁蕴和看着他,脸上并没有几分得胜的意味,只剩下淡淡的惘然与唏嘘,折云渡劫前的境界虽然不如他,但也只差一丝,一次天劫,却让一个极其优秀的人沦落成了如今这副模样,这让他更加不敢轻视天劫的威力。
    “不论你们如何反对,该来的终究会来,留下一条命好好看着吧。”
    袁蕴和淡淡地扫了众人一眼,大摇大摆地走向秘境入口。
    他的耐心已经到此为止,若还有人阻拦,他不介意送对方去死。
    相比起地面的战斗,秘境内又是另外一番景象。
    这里除了肆虐的灵气和雷霆,便没有其他动静。
    袁蕴和找到丁春秋时,他们已经到达了这片秘境的边缘,这里更加混乱,空间裂隙与灵气风暴无处不在,丁春秋的脸色很不好看,似乎已经在这片区域徘徊了许久。
    袁蕴和猜到了某种弄可能,来到丁春秋身前,问道:“她们跑了?”
    丁春秋冷声道:“她们跑不了,就藏在这里!”
    袁蕴和张了张嘴,心知理亏,不再说话,主动寻找起丁采薇二女。
    丁春秋则朝前方掠去,脸上的怒意始终没有消减半分,袁蕴和看他这个样子,更不好问刚才发生了什么。
    就在袁蕴和分神之际,他身前的一道灵气风暴突然炸开,一朵金色的宝莲朝他冲了过去,袁蕴和心中一凝,一指点出,一道剑气迎了上去,只相持不过两息,剑气便将宝莲洞穿。
    袁蕴和心中微定,看来丁采薇的伤势比折云好不到哪里去。袁蕴和朝风暴后方看去,只看到了一道即将隐入黑暗的高挑背影,眉头一跳,立即追了上去。
    丁春秋正朝他这个方向冲来,见到这一幕,顿时喝道:“给我停下来!”
    “什么?!”
    袁蕴和虽然很相信自己的判断,但还是下意识顿住了身形,就在此时,一道只有拇指大小的黑色流光随着灵气冲到了他的面前,袁蕴和脸色立即大变,这黑色流光内的气息异常污浊,吓得他朝一旁横移出去百丈,唯恐沾染上。
    等到他再朝前看去时,那道背影早已经消失。
    丁春秋来到袁蕴和面前,袁蕴和赶忙行礼表示感谢。
    丁春秋望着前方,一双眼睛无比锐利。
    回想起不久前的遭遇,丁春秋依旧难掩怒火。
    连他也没有想到袁蕴和会如此无能,以至于毫无防备地被丁采薇二女偷袭。
    若非他这几日积攒了一些力气,身上的伤势都将控制不了。
    袁蕴和感受到了丁春秋的情绪,警惕地望着四周。
    丁真仪自从突破后,就走出了新的方向,能够直接将业毒作为攻击手段,这对于想要破境追求无垢心境的他来说,简直就是大杀器。
    袁蕴和不想再待下去,也不在乎丁采薇二女正在偷听,对丁春秋说道:“我们直接去地宗吧,现在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们,若是她们还敢出手阻挠,我不会留情。”
    丁春秋转头看着袁蕴和,袁蕴和点了点头。
    说起来他这几日之所以如此谨慎,其实并没有欺骗折岩,除了他自身很谨慎之外,丁春秋也真的一再要求他确定木青一行人的下落。
    至于丁春秋为什么如此忌惮木青那几人,袁蕴和完全可以理解,那个年轻人干的那些事哪一件不是旁人听到后都会觉得不可思议,甚至始终怀疑。
    他当初之所以希望木青来到道门,其实也是受到了木青在古家做的那些事情的影响——既然你能救陵光神君脱困,那么助我道门老祖脱离樊笼,又有何不可呢?
    可惜他这边还没有获得木青的支持,折云就已经用牺牲性命的举动获得了木青的认可。
    哪怕他后来亲自去到地宗,找到木青坦诚地交谈了一次,也依旧未能改变木青对丁春秋的态度。
    丁春秋是唯一一位找出道门三宗殊途同归之路的伟大之人,道门的命运本就该掌握在这样的人手中。
    至于丁春秋是否入魔……
    哪怕师长们说的都是真的,但为自己心爱的道侣谋取长生,真的有错吗?
    袁蕴和本以为当木青知道了几百年前的那些细节就会改变看法,继而支持丁春秋,毕竟木青本身就是一个多情之人。
    现在看来,全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。
    某处灵气风暴后方,丁采薇听着袁蕴和故意说出来的话,眼神冰冷,身形微动,便要再次出手,一只手却在此时拉住了她。
    这一刹那的停顿反而暴露了她的位置,远处的袁蕴和立即发动攻击,数道强大的剑气率先朝她这个方向冲了过来。
    “师姐,你……”
    丁采薇完全不清楚丁真仪为何要阻止她,下意识回头看去,等看清身后之人的样貌,不由瞪大了眼睛。
    “我们先离开这里。”
新书推荐: 穿越后外挂是只有自己的聊天群 春日缠枝 真千金用谐音梗改剧情虐哭主角团 毒宠 末世杀神:这次,机缘都是我的! 伏妖诛邪录 捡来的男老婆又乖又软又可爱 我和监护人的另一种关系 我在古早修仙文里当炮灰 柯学:我和哀酱有个约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