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类型 > 崇祯重振大明 > 第310章 琼华宴

第310章 琼华宴

    进入乾清宫中,房壮丽看到皇帝,感觉一切都不同了。
    如果说在此之前,还有大臣敢轻视皇帝的话,那么今日之后,还有这个想法的人就非常愚蠢了――
    因为皇帝已通过拉拢举人,在士人中有了根基。朝堂上所有臣子,都能被这些人取代。
    甚至,那些没有登科的举人在回乡后,也会说皇帝的好话,把皇帝的恩德,传给天下万民。
    可以说,经此之后,当今皇帝在整个天下,都有了深厚的根基。
    这是朱由检拉拢举人的用意,也是他不断施恩的原因。
    “一定要保证上升通道宽畅,选拔出有能力的官员。”
    满意地看着这一幕,朱由检对今日的事情,心中十分满意。
    在士人掌握话语权的现在,只要把参加会试的这五千多名举人拉拢了,他在天下间的名声,就会产生质变。
    如果能当上官职,就算官位再小,都是官僚群体的一员――
    而且众多举人加入军中,也能提高军队的文化水平,和文官沟通的时候,这些人能够出面。
    虽然他在干活上不是很积极,但是还算配合。
    “只是吏部的事实在繁杂,恳请陛下任命官员署理部事。”
    “朕的意思,是在陕西和北直隶试行。两地所有州县,都要增设官员。”
    话中意思,就是吏部尚书的职位他还可以占着,但是实权方面,皇帝可任命其他人。
    如果护军转文官的渠道顺畅了,以后武官转文官的口子,同样也会拉开。
    可以说,他对大明的举人是非常重视的,甚至视为根基。
    提出国人大会这件事,也是他对当今皇帝的试探。想要看皇帝重制礼乐的决心是否坚定,愿不愿意放权。
    就连官员,对这件事也很是惊讶。因为他们都没有想到,皇帝会这么干脆地让渡出去权力。甚至在众多举人面前,直接许下承诺。
    “既然增设县官的提议得到通过,那就由吏部主持这件事情。”
    刚刚结束廷议、还没有离去的大臣,见到这个景象,更是面色各异,知道皇帝此时,完全掌握了士心。
    家里如果数代都没有人当官的话,再大的家业也会衰败。
    再想到皇帝有可能清洗朝堂,所以就提出致仕。毕竟对他这个必然离任的人来说,在吏部尚书任上干一年还是几个月都无所谓,当初他谋求这个位置,只是想以吏部尚书的身份致仕而已。
    “边疆和海外官职如果有空缺,可以由举人担任。”
    那就是,如果陕西的民变控制不住,就让在乡的举人,在地方编练民团。
    “陛下如此恩遇,老臣铭感五内。”
    同时,为了表示对新科进士的重视,朱由检命人在西苑琼华岛设宴。邀请新科进士,入宫参加宴会。
    一些人对皇帝的看法,也悄然发生改变。认为当今皇帝虽然揽权,却十分重视民意、心怀天下万民。
    “在当地任职六年以上、且立下年功者,允许正常任官。”
    “朕已决定按刘先生建议,仿照周朝的国人大会,建立大明国会。”
    “恳请陛下允许老臣致仕,退下吏部尚书之位。”
    『整顿官场风气,就是移风易俗的第一步。』
    甚至,在他心中,还有个万一的想法。
    看着仍在静坐的举人,下令道:
    “起身!”
    对房壮丽这个尚书,朱由检还是满意的。
    “若有举人愿意从军,可直接授正九品护军,进入武学学习。”
    整个天下间健在的举人,只有一万多人。这次参加会试的五千多名举人,占了将近一半。
    想到皇帝屡次施恩,现在又亲自出面,这让他们心中,如何能不感激。
    至于会不会因此增加太多官员、造成冗官的问题,朱由检觉得这个问题并不大。因为大明的举人,数量其实不算多――
    而且因为他们是非进士出身,升迁速度很慢。俸禄提升的速度,同样也很缓慢。
    所以他在内心之中,是真的不想再干。只是看着皇帝殷切的目光,还有这些日子的礼遇,他只能把立刻致仕的想法压下,说道:
    这让他的心中,感受到皇帝的坚定,产生了士为知己者死的冲动,下决心办好这件事。
    所以他想了一下,说道:
    用这些效忠自己的举人和流民对抗,把民变控制在一个范围内。等朝廷缓过气来,再完全平定他们。
    宣布国会的事情后,朱由检为了进一步拉拢举人,又下令道:
    虽然他知道发动举人静坐会有后遗症,会刺激没有官身的士子参加政治,自己以后也有可能受到民意威逼。
    这让朱由检不能不安抚,让他无论如何要坚持一段时间,不能因为吏部尚书的位子,让勉强稳定的朝堂,再次泛起波澜。
    朱由检听着众多士子的呼声,心中极为感慨。
    周围的官员顿时大声传唤,吩咐静坐举人起身。
    这个决定宣布后,为了让事情收尾、让承天门前的举人散去,朱由检又宣布了第三条,把明法科和明算科放榜,邀请上榜的举人,入皇极殿觐见。他会在殿上赐予四甲五甲进士,把这些人收为天子门生。
    这让他只能苦笑,同时心中快慰。之前对皇帝清洗朝堂的担心,也减轻了许多――
    “在臣生病的时候,处理吏部事务、代臣参加朝会。”
    阮大铖的事情,此时就在推进中。朱由检打算用这个人,警示所有官员。
    朱由检之所以这么大方,其实是为了充实边疆和海外考虑。还有就是鼓励举人从军,为以后开办团练做准备――
    此时,锦衣卫已经调查出一些阮大铖的违法犯罪事实。在看到阮大铖被推举为鸿胪寺少卿后,短短数月时间,就收了数千两贿赂。
    『要把之前定的官员财产申报,切实推进起来。』
    明堂国会的事情,被他正式提起。
    皇帝开了边疆和海外任职的口子,他们有信心把这个口子扩大,让自家子侄当官。
    在朱由检看来,很适合作为过渡人选。
    不过,为了减少后患,朱由检还是对静坐的事情做出限制,说道:
    “士子静坐示威,此事前所未有,朕不予以惩戒。”
    对房壮丽这个识趣的大臣实在有些不舍,朱由检给了他个面子,让他推荐杨景辰。再想到自己要建国会、必然扩充资政院,所以打算让房壮丽担任资政院掌印大臣,以后主持资政院。
    如今,听到皇帝的命令后,这些人纷纷站起。
    当今皇帝的做法,真是难以琢磨。
    在听到皇帝要整理地方官员品级后,他想想这件事的难度,就不想为此费心。
    这一万多人即使全部都去当官,朱由检也养得起。一年增加的俸禄,不过四十多万石而已。
    只是因为静坐时间久了,很多人看着周围,一时没站起来。
    “老臣上任以来,颇是感觉疲累。”
    当今皇帝真是仁慈,让他们所有人都有资格当官。
    对大明的人来说,当官和不当官,完全是两种概念。
    要以“崇祯以后还不收手”的名义,严惩贪腐官员。
    不过,在经过数日考虑后,朱由检最终决定,国会的事要当众宣布,免得自己后悔。
    至少地方的胥吏,不敢欺负官员的家人。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样的效果如何,朱由检仍然打算,在官场推进新风气:
    『重制礼乐,移风易俗。』
    事实上,是否当众宣布这件事,他心中有过犹豫。
    “房卿无论如何,要坚持到任满。”
    这让朱由检意识到,房壮丽真的是不想干了。自己强行留着,反而可能误事。
    “再说了,朕去年就说过七十以上一次任职一年。”
    有些参加明法科和明算科考试、却没有参加静坐的举人,在听到这个消息后,也急忙赶到承天门,看自己有没有上榜。
    “为表朕之恩遇,所有举人,允许去边疆和海外任官。”
    “士子若有建议,可上疏通政司,也可在国会提议。”
    “署理部事的人选,就由房卿推荐吧!”
    “但是今后再做这样的事,必须经过卫尉寺审批,以免影响治安、影响朝野秩序。”
    可以说,正是因为磨勘法,朱由检才敢大规模增加低级官员,用很低的俸禄,授予很多人官身。用低级官员取代吏员的事情,他一直在推进。
    朱由检闻言皱眉,说道:
    “房卿是有什么为难吗?”
    如今,这些举人在他的操纵下,通过静坐展示了力量,帮自己震慑住朝堂大臣。朱由检为了表明对他们的恩遇,在听到房壮丽的汇报后,当即就下令道:
    众多举人听到,又是山呼万岁。纷纷觉得当今皇帝重视士人态度,真是一位明君。
    要让他们知道,如果不配合的话,会有很多士子,能取代他们的官位。
    这些日子他没有让人在报纸上讨论国会的事情,而是用天启皇帝的葬礼转移朝野的注意力,其实也出于这个担心。
    房壮丽听着皇帝这番话,心中却是苦笑。他早就知道自己不是皇帝的心腹,吏部尚书的职位只是临时的。
    毕竟国会筹建的事情,必然会交给他。明堂规制如何,要符合大明礼乐。这些在重制礼乐时,都要通盘考虑。
    做出这些指示后,朱由检正打算起身去见士子,忽听房壮丽道:
    只是看房壮丽的想法,他似乎觉得朝堂上风波太多,退缩之意明显。
    朱由检虽然知道这是官场上的惯例,却仍打算通过处置阮大铖,警示其他官员。
    却不知朱由检对官员仁德,仅限于配合的官员。如果有官员在重制礼乐的过程中故意使坏,他在处理的时候,就不会这么仁慈了。
    事实上,这些举人在发现皇帝站在城楼上的时候,就有一些想要起身下拜。
    虽然他觉得这件事可能性不大,但是无论如何,要储备些人才。
    “从军十年以上、且立下年功者,允许转任文官。”
    “朕还打算房卿致仕之后,负责主持资政院呢!”
    更何况,很多大臣家中,都有没考上进士的举人,他们反对的态度,并非那么激烈――
    “大明要建明堂,作为天子和万民商议事务之地。”
    虽然海外和边疆很危险,武官也受到文官鄙视,但到底是官职,可以让他们担任。
    然后在没有皇帝的命令下,自觉地对皇帝行五拜三叩礼,口中山呼“万岁”――
    此时,他们心中是激动的。对于很多举人来说,他们一辈子见到皇帝的机会,可能只有这一次而已。
    “但是房卿以后也不能完全躲懒,至少参加一次两次朝会。”
    “你这天官的位子,可是不能擅动啊!”
    这样仁德的皇帝,应该不会做清洗朝堂的事情。即使要撤换一些官员,手段也会柔和自然。
    同时,还要把阮大铖的案件编入行政学院教材,警示新任职的进士,让他们知道敬畏,不要随意贪腐。
    在众多举人的羡慕中,那些被读到名字的举人,一个个从承天门入宫,去皇极殿觐见。
    这件事情,朱由检并没有和朝堂官员商议,但是大臣们却无法反对。因为皇帝这是对所有举人的承诺,他们胆敢反悔,就会和所有举人对立。
    没想到如今却又主动让渡权力,让天下万民参与。
    房壮丽实在想不到,自己一再求退,皇帝却一再加官。甚至连自己致仕之后的事情,都被他做了安排。
    权力对人的腐蚀,他见过许多案例。为了避免自己以后堕落,越来越独裁专制,他决定当众宣布这件事,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。
    没想到皇帝的做法,比他预想的还要好。决定建造明堂,设立大明国会。
    他担心自己以后的想法变了,今日宣布的事情,会为以后埋祸根。
    “房卿和吏部官员好好商议一下,把地方官员的品级重新整理,规范升迁路线。”
    “资政大臣参加的廷议、廷推,房卿也要参与。”
    所以才发生了眼前这一幕,举人静坐示威。
    这让他们心中,不由十分感慨:
    从皇帝年前的做法看,很多人以为当今皇帝是揽权的,在想尽一切办法和臣子争权力。
    这个决定,让所有举人欢呼雀跃。因为当官的道路,向所有举人打开。
    想着这些事情,朱由检带着房壮丽,在近侍官员的陪同下,登上承天门城楼。
    不管以前的惯例如何,自己登极以后任命的新官员,必须要有新风气――
    尤其是刘宗周,他本以为皇帝求治心切,有些揽权和注重功利,所以劝皇帝怀仁义之心、行尧舜之道。
    但他还是发动了这件事,想要用这些仍旧有朝气的士子,冲击朝堂上死气沉沉的大臣――
    “如今老眼昏花,实在不堪任职。”
    在仿照传胪仪举行一番仪式后,这些新科进士又在内侍的引领下,去西苑琼华岛赴宴。
    这个宴会,后来成为定制,成为大明进士登科后,必然举行的琼华宴。
    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返回上一章按进入下一章
新书推荐: 穿越后外挂是只有自己的聊天群 春日缠枝 真千金用谐音梗改剧情虐哭主角团 毒宠 末世杀神:这次,机缘都是我的! 伏妖诛邪录 捡来的男老婆又乖又软又可爱 我和监护人的另一种关系 我在古早修仙文里当炮灰 柯学:我和哀酱有个约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