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类型 > 崇祯重振大明 > 第80章 首恶必究、主犯必问、胁从小惩

第80章 首恶必究、主犯必问、胁从小惩

    调整了都察院后,朱由检没有再亲自审查。
    毕竟他只是提前调查了高级官员和最先审查的大理寺官员,对其他低品级的官员并不怎么了解。
    这些人只能交给已经通过审查的官员审查,在审查吏部、科道后,再审查刑部等部门。
    这让刑部尚书薛贞等人松了口气,认为暂时逃过了这一关。
    不过,这不代表朱由检真的放过他们,尤其是刑部作为三法司之一,必然是最先审查对象。若非朱由检要趁机调整机构,恐怕还要把他们放排在吏部前面。
    如今之所以缓一缓,纯粹是朱由检不想撤换那么多官员,避免朝堂混乱。
    把都察院调整的事情定下,朱由检准备待李邦华和刘宗周等人上任、把都察院的事情理顺后,再进行下一步调整。
    同时,他还下令起复一些官员:
    “原礼部右侍郎徐光启、温体仁起复,加承政使衔。”
    “孔贞运主持封贡有功,其身上原有的礼部右侍郎加衔,转为承政使加衔。”
    “若有侍郎空缺,优先列为候选。”
    把这几个人的资格都定下来,让他们抢占先机,先于其他人获得任命。
    同时悄悄把六部侍郎的候选人,限定为拥有承政使加衔。
    群臣不知道徐光启、温体仁如何落在皇帝眼里,但是加衔的权力就在皇帝手中,他们对这个任命没有办法反对。
    对孔贞运则是有些羡慕,认为这个两个月前还是从五品左谕德的小官,真是走运之极。不但顺利完成封贡、获得青史留名的大功,还要出任侍郎,并且简在帝心。
    这个际遇,就连杨景辰也很是羡慕,认为孔贞运未来很有可能入阁。但是很快,他就听皇帝提到自己,把自己提升为左侍郎:
    “吏部左侍郎空缺,杨景辰由右侍郎转任左侍郎,吏部右侍郎廷推。”
    “兵部左侍郎田吉被罢免,右侍郎吕纯如、秦士文还没有经过审查,就先廷推其他人。”
    “所有没经过审查的,一律冻结升迁。”
    连着说出这番话,群臣顿时都明白了,两個空缺的侍郎要从徐光启、温体仁、孔贞运三个人中推选。虽然皇帝没有指定,却也差不了多远。
    袁可立这时说道:
    “陛下,如今四方多事,臣以为兵部侍郎,宜从督抚中推选。”
    “秦士文为人清正,曾在担任洮岷兵备时节约大笔饷银,被先帝嘉奖给他。”
    “在宣府时也多有功绩,陛下不应因为他曾附逆,把这样的人排除在外。”
    对此有些惊讶,没想到袁可立会为秦士文说话。
    这个人被阉党推出来和袁可立打擂台后,朱由检也曾了解过,知道他确实有些能力,而且受过嘉奖。
    如今有袁可立举荐,朱由检顺水推舟道:
    “秦士文曾上疏颂美,也是建祠从犯。”
    “念在他只是跟随建祠主犯署名,主观附逆倾向不重,朕就定为第七等。”
    “革去一切官阶,以洮岷、宣府功劳复职正四品太仆寺少卿,加从三品参政衔,署理太仆寺卿、署理兵部右侍郎。”
    “让他好好做事,不要让朕失望!”
    举荐的人才得到任用,袁可立心中十分宽慰。觉得皇帝虽然在一些方面另有章法,却能听取谏言,不失为一位明君。
    想到还有很多官员需要审查,袁可立又上奏道:
    “陛下所说几等情节,还请定下章程,让有司按法定罪。”
    朱由检点头称善,向群臣道:
    “魏忠贤谋逆未遂,朕也不想对逆案大肆追究,免得大兴刑狱,天下因此不安。”
    “但是若不追究,也无法彰显正气,给那些用生命阻止魏忠贤的君子交待。”
    “所以朕决定首恶必究、主犯必问、胁从小惩,将逆案人员定为八等。”
    听到这个决定,群臣大多松了口气。他们知道自己不可能算是首恶,大多连主犯也算不上,只会受到小惩。
    果然,朱由检对胁从人员的处置,一点都不严重:
    “第八等是词颂,像张九德那样曾经上疏称颂魏忠贤的,念在其不知魏忠贤谋逆,仅是跟随阉党称颂,革职后允许恢复原职、加衔酌情授予。”
    “其他曾经靠称颂、依附阉党获得升迁的,吏部要一一核实,革去冒滥官位。”
    “然后视以往功绩,重新任命官职。”
    说着,朱由检叮嘱吏部道:
    “各部门的官职,应严格按照编制。对有品级的官员重新登记造册,统计官员人数。”
    “所有官职宁缺毋滥,宁可暂时让低级官员署理,也不能超出编制。”
    “原有的各种正卿少卿、尚书侍郎加衔,这次要一并革去,新设的四辅大臣、承政司、侍御史加衔,要在复职时酌情授予。尽量官职相符,少授予各种加衔。”
    “朕不想以后还要计算太仆寺有几个正卿少卿、兵部有多少尚书侍郎。”
    对这种拿实际官职当加衔的行为深恶痛绝,朱由检先前整顿加衔体系的原因也在于此。他到现在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蹦出个太仆寺少卿,是负责看管柴火堆、还是只挂个名。
    吏部尚书房壮丽、吏部左侍郎杨景辰躬身受命,朱由检又嘱咐道:
    “宁远功、宁锦功、三殿功、藩封功等魏忠贤当政后滥加的功劳,要全部重新核实。”
    “不应获得加衔荫袭的,应该在革职时一并削去。”
    “前线的武将要慎重,由兵部一起核实功劳。”
    “朝堂上的官员全部削去,核实后按功劳大小重新授予。”
    这话说得群臣心中一紧,为好不容易获得的加衔荫袭失去而惋惜。
    不过想到皇帝先前对张九德等人削去一切官阶,而且还特意点明包括加衔荫袭、散官勋级,他们知道这些魏忠贤滥加的功劳无论如何也保不住,只能默认这个事实。
    而且这还不止,朱由检为了弘扬正气,又褒扬袁可立道:
    “袁爱卿三次疏辞三殿功,堪称一股清流。”
    “加衔由从二品承政大臣提升为正二品议政大臣,下旨予以表彰!”
    这话说得群臣更是面上无光,袁可立激动谢恩。
    皇帝的这个褒扬,对他来说是极大荣誉,足以在死后写入传记。
    不枉他这么大年纪出山,为新皇帝效力。
新书推荐: 春日缠枝 真千金用谐音梗改剧情虐哭主角团 毒宠 末世杀神:这次,机缘都是我的! 伏妖诛邪录 捡来的男老婆又乖又软又可爱 我和监护人的另一种关系 我在古早修仙文里当炮灰 柯学:我和哀酱有个约定 星穹铁道:仗着师父华为所欲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