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类型 > 崇祯重振大明 > 第9章 银章密奏

第9章 银章密奏

    听到朱由检说出自己的名字,侯保山心下振奋,知道自己已简在帝心,试着献计道:
    “陛下想直接任命外朝官员,也不是没有办法。”
    “只要把意思传达给内阁,让内阁票拟就行了。”
    “如今的四位大学士,还是很好说话的。”
    “六科封驳的问题,也能让他们解决。”
    听出侯保山的意思,朱由检彻底明白了魏忠贤的作用。
    若非魏忠贤把外朝收拾得服服帖帖,如今的四位大学士,绝不会那么听话。
    只是对朱由检来说,他需要的朝臣不但能够听话、还能帮自己解决内忧外患。那些对魏忠贤唯唯诺诺、阿谀奉承的臣子,显然是达不到自己要求的。
    更何况,魏忠贤搞出的东林六君子、七君子事件,办得实在是太糙了。他的做法只会激化矛盾,难以理顺朝局。
    所以说如今的魏忠贤,即使愿意投靠,对朱由检来说也完全是负资产。更别说他仍旧和朱由检斗争,不肯放弃权力。
    在朱由检看来,魏忠贤如今唯一的价值,就是用他的性命,为自己安抚朝野众人、获得明君名声:
    “要解决内忧外患,完全靠祖制可不行。”
    “我以后肯定对大明朝的制度做出很大改变,一个明君的名声,还是很重要的。”
    “至少会让人知道,我是为大明朝好。”
    “朝中也一定有人会赞同我,追随一位明君。”
    把魏忠贤的作用安排得明明白白,朱由检却从天启皇帝的做法中,知道自己需要一位压制朝臣的魏忠贤:
    “这个人要有能力,但又不能擅权。”
    “要能承担骂名,又不能像魏忠贤搞得天怒人怨,整得朝堂撕裂。”
    “侯保山肯定不能承担这个重任,徐应元有这个心思,但他野心太大,或许比魏忠贤还不堪。”
    “王体乾或许可以,但他和魏忠贤牵连太深,而且没露出投靠我的想法。”
    “或许,可以试试涂文辅。”
    作为司礼监秉笔太监、御马监掌印,涂文辅担任司礼监掌印的资格是足够的,对朝政也足够熟悉。再加上他在自己登极前投靠,即使为了酬功,也要把他升上去。
    但是,这个人是阉党核心之一,就怕他牵连到什么不法之事,让自己不得不处置。
    所以朱由检打算再看看,同时观察其他人。王承恩、曹化淳等历史上有名的太监,都在他的名单内。
    不知朱由检的想法,徐应元眼见侯保山因为这些朝堂上的常识,就得到朱由检的赞赏,心中顿时有了危机感。
    尤其刚刚侯保山所说,暗暗点出了魏忠贤的作用,让徐应元担心朱由检会因为朝堂上的烦心事,继续任用魏忠贤。
    所以他绞尽脑汁,终于想起来一件事情,说道:
    “陛下想用中旨任命大学士,也不是没有办法。”
    “万历老爷就是用中旨起复方从哲,后来内阁只剩下他一個人,被称为‘独相’。”
    “朝堂上虽然多有诋毁,但是方阁老的位子,却一直稳稳当当。”
    朱由检听得暗笑,感觉甚是有趣。万历皇帝这样留下方从哲一个人,其他文官要么捏着鼻子接受这个中旨起复的大学士,要么就面临没有大学士、内阁制度倾覆的危机。可以说是用他自己的办法,反抗文官集团的钳制。
    但是这种做法,在太平时期还好,在内忧外患之时,是绝对不可行的。朱由检不相信一个大学士,能处理那么多事务。
    所以万历皇帝的做法可以参考,但是不能采用。
    “最值得学习的,还是专制顶峰的军机处。”
    “但是明朝的文官脖子比较硬,没有被满清入关杀怕。他们不可能像清朝那样,愿意跪受笔录。”
    “只能挑着学一点,看看效果怎么样。”
    想到和军机处配套的密折奏事制度,朱由检问侯保山道:
    “奏疏经过通政司、文书房,才能送到御前。”
    “这其中有泄露的风险,对于军国大事,可谓颇有不利。”
    “有没有秘密奏事的制度?又由谁来掌管?”
    侯保山在文书房多年,对这种事情也有一些了解,闻言顿时回道:
    “嘉靖老爷的时候,曾赐大臣银章,可以密封言事。”
    “据说是洪熙老爷首创的,银章上有‘绳愆纠缪’四字,意为举发错误、纠正过失。”
    “但是在嘉靖老爷之后,就少有银章密封言事了。外面的大臣觉得这种事见不得光,会有损自己名望。”
    朱由检却不管这些,他只觉得自己找到了破局办法。只要有这个祖制存在,自己就能不断扩大,让它成为新制度。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对侯保山更加满意了,道:
    “你在文书房的工作做得不错,看得出是用心了。”
    “以后银章密奏的文书,就由你来掌管。”
    “想想怎么让银章密奏更机密,不让任何人看到。”
    随手把事情交待给他,朱由检想看看他的能力,能不能给自己带来惊喜。
    侯保山欣喜领命,眼看朱由检再无吩咐,这才退了出去。朱由检终于打开匣子,看看有什么奏疏。
    陕西巡抚胡廷宴疏言:
    临巩边饷缺至五六年,数至二十余万。靖卤边堡缺二年、三年不等,固镇京运自万历四十七年至天启六年共欠银十五万九千余两,各军始犹典衣卖箭,今则鬻子出妻,始犹沿街乞食,今则离伍潜逃,始犹沙中偶语,今则公然噪喊矣。乞将前欠银两速发以奠危疆。报闻。
    第一封奏疏略节,便让朱由检大吃一惊,再无之前的镇定。因为他知道朝堂上无论怎么乱,都还在大明制度约束的范围内,自己能用制度从容处置。
    陕西发生的事情,却会酝酿出推翻大明朝的剧变。这对自己来说,是要命的事情。
    尤其是奏疏中的“离伍潜逃”,让朱由检更是忧心。单独的流民不可怕,但是在这些边镇士兵加入后,流民会变成熟悉官军的流贼,再也难以遏制。
    这件事如果不处理好,很快就会像历史上一样,酿出农民起义、掀翻整个大明。
新书推荐: 穿越后外挂是只有自己的聊天群 春日缠枝 真千金用谐音梗改剧情虐哭主角团 毒宠 末世杀神:这次,机缘都是我的! 伏妖诛邪录 捡来的男老婆又乖又软又可爱 我和监护人的另一种关系 我在古早修仙文里当炮灰 柯学:我和哀酱有个约定